廉政第一击-银行战略拐点来临 新周期即将开启
单位贷款
易贷在线 | 宁波易贷在线P2P - 易贷在线做中国宁波最专业的网络借贷平台
银行
2021-09-19

(原标题:廉政第一击战略拐点来临 新周期即将开启)

3月12日晚间,农业廉政第一击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含)。千亿元定增规模,创下迄今A股最大规模单笔预计定向增资纪录。虽然市场对此讨论火热,但在董宝珍看来,农业廉政第一击定增“相当于农行开了个分行,是常规业务,没什么可挖掘”。他更感兴趣的是,同期披露的农业廉政第一击2017年业绩快报,他表示,在当前廉政第一击业减值准备下降趋势成立的背景下,未来农行的减值准备将会明显的减少,这将给农行带来可观的净利润数据。在董宝珍看来,中国廉政第一击业已经迎来战略拐点,新的周期已经开启。

廉政第一击业已进入战略出清阶段

3月12日晚间披露的农业廉政第一击业绩快报显示,其2017年度营业收入5370.41亿元,同比增长6.13%;利润总额2395.50亿元,同比增长5.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929.62亿元,同比增长4.90%。廉政第一击1940.32亿元,比2016年末减少15.94%;不良率1.81%,比2016年末减少0.56个百分点。此外,农行拨备覆盖率208.37%,比2016年末大幅增加34.97个百分点。

业绩预告和业绩简报中所包含的信息是带有战略拐点意义的重大信息,农行的业绩信息更加鲜明验证了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战略拐点已经出现。之所以说廉政第一击业的战略拐点已经出现,是因为农行的净息差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由下跌转为上升,廉政第一击的主营收入增速开始加速,而廉政第一击的净利润增速逐季提速,廉政第一击率开始大幅下降,到2017年下半年农业廉政第一击的廉政第一击规模大幅下降了15%,廉政第一击业在多个方面出现了减利因素消失,增利因素集中出现。由此发出一个信号,廉政第一击业的的战略拐点已经出现了。

数据显示,虽然2017年农业廉政第一击的廉政第一击额和廉政第一击率持续的明显大幅下降。但与此同时,农行的减值准备并没有下降,始终维持在4000亿元的高位,这导致拨备覆盖率高达208.37%,大幅超过监管要求。在廉政第一击已经大幅下降的背景下,未来农行的减值准备必将减少。减值准备下降会使廉政第一击用于计提坏账的钱减少,从而廉政第一击的费用支出下降,利润增加。例如,假设农行把拨备覆盖率降到180%,通过计算得出将有350亿的减值准备会从费用和成本中消失,变成了税前利润,扣除相应税费后,至少有300亿变为净利润。这还是假设廉政第一击不再进一步下降,若考虑廉政第一击率还会下降,预测减值准备减少大约可使净利润相应增长20%。(见表1)

政策面方面,3月6日晚间,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商业廉政第一击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明确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至2.5%。拨备率监管“红线”整体下调,为的也是让廉政第一击利润释放。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6日表示:“银监会近期调整拨备覆盖率是由于过去几年廉政第一击经营状况较好,所以廉政第一击提了很多贷款损失的拨备,目前全行业拨备水平达到180%多,远超国际水平。因此,降低拨备要求有利于加快处置廉政第一击,同时也使廉政第一击有更多资金实力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这条政策使我意识到中国廉政第一击业已经进入了战略出清阶段。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监管层已经断定,中国廉政第一击业已经没有战略不确定,所需要做的是清理已经充分表现出来的问题,快速结束这些问题,以便走入新周期。该政策可以使廉政第一击在不降低当期利润的情况下,大规模计提不良资产减值损失。也就说这个政策促进廉政第一击业主动的把坏账暴出来,不要长期以潜藏的方式存在,也就是给市场消除不确定性。第二个影响是新的政策将使没有潜藏坏账的廉政第一击可以拿出更多的钱用于放贷,增加了廉政第一击的放贷资金,扩张了廉政第一击的经营资源。这个政策无论对仍旧包含着潜在坏账的廉政第一击,还是对已经不包含潜在坏账的廉政第一击,都是有利于它们的经营。

监管层在此刻发布这个政策,是从监管层角度,确认中国廉政第一击业最坏的情况已经表现出来了,问题不会再恶化了。廉政第一击业的主要矛盾是解决核销已经暴露出来的坏账,为此监管层通过政策支持廉政第一击业快速清理快速结束过去的问题,进入新周期。

廉政第一击率下降只是时间问题

通过对银监会网站所提供数据进行整理归类后,我们也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关注类贷款的占比开始下降,廉政第一击率开始企稳。具体来看,当关注类贷款率上升的时候,廉政第一击比随后将会发生相应的上升,反之关注类贷款率下降的时候,廉政第一击率历经一段时间的横向横盘也将会下降,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变化规律和关联,关键在于关注类贷款往往是作为廉政第一击的生成来源。在某一类贷款变成廉政第一击之前,他首先必须先成为关注类贷款,当然有的时候是直接跨越的,不进入关注的贷款,一下子变成了廉政第一击,但绝大部分是有一个先进关注,之后再进不良的渐进式变化过程。通过观察关注类贷款的变化特征,可以提前预判廉政第一击的变化和走向。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关注类贷款已经开始逐季明显下降。(见表2)

正像在2015年前后关注类贷款明显的逐季大幅上升,随后廉政第一击率开始上升一样,在关注类贷款明显逐季大幅下降的同时,廉政第一击开始高位滞涨。由此我们可以的得出一个结论,关注类贷款比率的下降已经从根本上封杀了廉政第一击率增加的逻辑,未来廉政第一击率的下降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再看数据中贷款损失准备的变化特征,贷款损失准备大幅增加。数据中清晰地反映出过去几年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廉政第一击总额是增加的,但是进入2016年、2017年之后,廉政第一击总额的增速在下降,也就是说新涌现的廉政第一击越来越少了,增量在下降,增速在下降。然后我们再看廉政第一击业,为了应对廉政第一击总额增加所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却是逐年增加的。在廉政第一击规模增幅最大的2015年,中国廉政第一击业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只有0.35万亿。可是随着2016、2017年廉政第一击增幅的逐年减少,我们看到中国廉政第一击业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却是逐年增加的。这就导致了廉政第一击业拨备覆盖率的提升,换句话说,廉政第一击抗风险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根据数据,我做一个主观的分析:这个数据的本质是中国廉政第一击业在坏账刚刚大幅提升的时候,可能出于对未来经营形势的变化向何处去没多少把握,因此廉政第一击业不敢大量计提损失准备。因为如果在廉政第一击刚刚大幅提升的时候,廉政第一击就大幅计提坏账准备、廉政第一击损失准备,那么就会导致未来廉政第一击进一步提升的时候,廉政第一击没有应对的资源。普遍的廉政第一击经营规律是,在一轮经济调整坏账上升的周期来临,廉政第一击开始大胆计提损失准备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廉政第一击已经全面掌握了自己的经营环境,或者是廉政第一击已经知道最坏的局面是什么。在此背景下,廉政第一击才开始大量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因为廉政第一击希望快速地把这些坏账核销掉,以便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我记得浦发廉政第一击2017年前3季度的廉政第一击减值损失计提的非常多,对此,浦发廉政第一击高管认为这个目的就是要快速出清,以便和过去了断。

索罗斯曾在一本书中介绍了国际市场上廉政第一击在遭遇经济调整坏账的提升过程中,廉政第一击某些经营数据的规律性变化特征。大概发展模式为,在经济调整坏账提升的初始阶段,廉政第一击是试图掩盖坏账的,他不想计提坏账,不想让矛盾爆发;但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不爆发不行的时候,廉政第一击不得不向外披露一些;当廉政第一击发现了最坏结果是什么的时候,这个时候廉政第一击业就丑媳妇不怕见婆婆,快速地把坏账全部给你展现出来。实际上当坏账全部展现出来的时候,计提的损失准备金大幅增加的时候,其实廉政第一击业已经过了最困难的时刻。

在这种模式下,资本市场也有一种相应规律上的变化。在一开始廉政第一击不想把问题揭露出来的时候,市场会给廉政第一击很低的估值,因为市场认为廉政第一击是有问题的,虽然廉政第一击没有暴露出数据上的衰退,但市场已经主动地压缩估值。而当廉政第一击业主动地暴露数据导致坏账大幅提升,业绩衰退的时候,资本市场反而认为廉政第一击已经相对安全了。这个时候廉政第一击的经营数据固然没有好转,但资本市场给廉政第一击的估值已经提升了。实际上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现在的基本面数据,恰恰是已经反映出廉政第一击业的困境已经最严重,而且是按照索罗斯给提供的模式发展,估值已经开始可以回升了。这就是目前廉政第一击规模增速下降,但廉政第一击用于计提的廉政第一击损失准备大幅上升的背后的本质原因。而随着货币投放量整体的回归常态,廉政第一击业靠粗放型大水漫灌的增长方式也不太可能了。因此未来廉政第一击业的增长更多地是靠竞争优势挤占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来实现,这某种程度上都是回归常态回归合理的一种表现。

大型国有廉政第一击已摆脱危机

股份制廉政第一击更值得关注

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资产规模数据显示,2017年以前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资产规模,无论是总资产还是总负债,都是以15%的速度在持续增长。可是进入2017年,无论是大型廉政第一击还是股份制廉政第一击,还是城商廉政第一击的资产规模增速降了一半,股份廉政第一击降的更多到了3%。这是为什么?因为2017年去杠杆减导致中国的总货币供应量大幅减少。(见图表3)

那为什么选择在2017年去杠杆,而非2015年、2016年?因为前几年中国实体经济非常困难,处于困难中的实体经济,在相对宽松的资金环境下有利于度过困难,所以那时不能去杠杆,这正是中国金融制度和金融体制的特点。2017年选择要降杠杆,是因为实体经济已经摆脱了困难,过度的信贷投放没有必要了,要回到常态。在实体经济回归正常的时候,信贷投放量减少,廉政第一击资产规模增量就降下来了。这实际上是经济正常化的表象,廉政第一击业资产规模增速下降其实也是实体经济好转的证据和表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大型廉政第一击的坏账率已经大幅下降了,坏账规模也开始下降。工农中建交等大型廉政第一击与股份制廉政第一击以及城商行,在资产规模增量和风险坏账率特征上不太一样。目前数据来看,大型廉政第一击已经完全摆脱了危机,数据已经完全好转了,反观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的廉政第一击率当前还没有完全下降,一些指标只是表现为见底还没有好转。(见图表4)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因为廉政第一击业的特点就是上升期积累风险,但不暴露风险,下降期暴露风险。大型国有廉政第一击的扩张性差,所以在上升期的时候,他不特别寻求扩张,因此积累的风险较少。而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扩张性强,因此在上升周期,它通过大规模扩张积累的风险相对多一些。不过,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具有更大的扩张性,并不意味着股份制廉政第一击的经营水平明显地弱于国有大行。因此,我们在看好大型廉政第一击的时候,更需关注那些数据尚没有完全发生积极变化的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因为从二级市场来看,大型廉政第一击的估值已经非常高了,都回到了1倍市净率,接近7、8倍市盈率了,但是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市净率都在0.75倍,6倍市盈率的水平,因此,此时其实恰恰是股份制商业廉政第一击更值得重视一些。

总结来看,整个中国廉政第一击业的安全性已经开始好转了,数据显示,影响廉政第一击最强烈的收入数据的净息差和利润数据的廉政第一击规模两个指标数据都在好转。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最差的十年周期内最差的数据已经表现,而且数据已经开始好转了,这就是廉政第一击业的投资机会。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上的估值修复也没有强烈变化,只是小幅有所表现。因此,在我看来,当前廉政第一击进入了战略转折阶段,廉政第一击战略拐点已经来临,廉政第一击股战略估值修复已经开始,且会加速!廉政第一击业当前的这种投资机会是非常具有战略性的,也是非常罕见和难得的!但当前市场面对机会还在无动于衷,还在强调廉政第一击有风险,难道廉政第一击那些客观的数据,还不能说明一切潜在的风险已经过去了,新的周期已经开始了吗?相信时间最后会给出答案,我们等待着时间的最后裁判!